当前位置:贝赛母婴揭秘中国孕妇为何“钟爱”剖腹产
揭秘中国孕妇为何“钟爱”剖腹产
2022-07-18

近日,北京卫计委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北京市的剖宫产率由2013年的46.4%下降至到2014年的41.92%。不过,这仍然是一个较高的数字,而按卫计委官员去年的说法,全中国的剖宫产率仍然接近50%,比世界卫生组织对剖宫产设置的警戒线15%高出了3倍多。中国的剖宫产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何在?

社会偏好、医院利益和医疗体制都在让剖宫产率居高不下

我国的剖宫产率过高已持续一段时间,2007年到2008年,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范围进行了调查,结果显示,中国总剖宫产率为46.5%,而亚洲平均为27%,南美洲为30%,非洲是百分之十几。而世界卫生组织对剖宫产设置的警戒线是15%,中国那时就已远超警戒线。

剖宫产因为所谓的“无痛”“安全”而为社会普遍接受

在医学疼痛指数中,分娩疼痛仅次于烧灼疼痛,位居第二位。在我国顺产的产妇中,分娩时侧切(会阴切开术的一种,用以帮助婴儿顺利生产)比例较高,这让很多孕妇觉得反正也要挨一刀,还不如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挨一刀。同时,我国初产孕妇的比例较高,剖宫产给人们“睡一觉孩子就出生了”的印象,能很好地缓解初产孕妇对生产的恐惧和担心,因此孕妇愿意进行剖宫产就不足为奇。

除此之外,中国过去的一胎政策间接推动了高剖宫产率。世界卫生组织一份关于1988—2008年间影响中国剖宫产率上升因素的研究报告指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一旦一国剖宫产率达到某个临界值,那么无论是医生还是产妇都会认为剖宫产是非常安全有效的,这是一种群体心理效应。那么,在只能生一胎的情况下,由于不用顾忌首胎剖宫产对生二胎带来的风险,所以大部分家庭就更倾向于选择被认为是“最安全”的剖宫产。报告指出,一般是富裕阶层的女性先进行剖宫产,然后引起其他阶层女性的效仿。这种“攀比心态”也是中国近年来各个地区、各个阶层剖宫产率都在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。

赚钱多、省时间也让医院有了动力

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副会长庞汝彦曾表示,由于剖宫产费用是顺产的2倍左右,有的医院“剖”得越多,奖金就越多。受到利益驱动,部分医院甚至会采取刻意诱导产妇的做法,施行剖宫产。2014年发表在《英国妇产科杂志》(BJOG)上的一篇评论文章也明确指出,“(中国)财务方面的激励促使剖宫产率高于阴道分娩率”。

一位业内人士曾非常详细地介绍过剖宫产的利益所在,“顺产妈妈一般住院3天左右,剖腹产住院四五天,一个产妇仅住院费就多出不少。另外,剖腹产是手术,和顺产相比,需要额外支付麻醉费用、手术中需要的各种医疗器械,如可吸收缝线、一次性无菌手术衣、止血材料、高频电刀、手术监护仪等等费用。手术后,抗生素、镇痛泵等也不可缺少。”

此外,一般剖宫产的时间是1小时,顺产需要医生忙前忙后10个小时。时间就是金钱,医生愿意进行剖宫产自然也在“情理之中”。并且,由于医疗保险能够覆盖相当一部分费用,许多孕妇对剖宫产费用较高并不在意。

剖宫产率降不下来,原因还在于孕妇无法获得更多选择

由于畸高的剖宫产率加剧了卫生资源的消耗,孕妇患病率和死亡率也在增加,卫生部门也试图通过各种手段,包括把剖宫产比例纳入医院考核指标以控制剖宫产比例过高的趋势,但依旧未能如愿。究其原因,是我国孕妇缺少更好的服务和更多的选择。

为孕妇提供更好的“学校”可以减少孕妇超重现象,从而降低剖宫产率

2013年卫生部门官员曾表示,我国孕妇超重问题严重,巨大儿发生率高达10%,导致不得不进行剖宫产,所以剖宫产率连年居高不下。这部分是由于,孕妇得不到好的产前教育和帮助。

这方面,邻国日本的经验就值得借鉴。2005年的一项统计显示,日本男婴的平均体重为3040克,女婴为2960克,与10年前相比,分别减轻了120克和101克,医院接生的婴儿也大都是六七斤左右,不需要剖宫产,日本的剖宫产率也一直低于10%。

为什么经济发达的日本不受孕妇肥胖的困扰?就是因为日本有着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保障孕妇健康。在日本,一旦发现孕妇超重之后,医院会对孕妇进行膳食指导。对于出现肥胖症状的孕妇,医院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孕妇的各项化验指标,为其搭配经过严格卡路里计算的标准膳食食谱。

此外,各地方的公共保健部门也非常重视孕妇膳食保健问题,都会聘请妇产科专家、营养师等举办定期孕妇膳食讲座,指导孕妇健康饮食。更贴心的是,为了解决孕妇自行搭配饭菜比较困难的问题,日本还有提供孕妇专用食品的公司。孕妇打电话或者上网预约饭菜,既可以订购现成的饭菜,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订购配好的材料,自己烹调,十分方便。

良好的产前准备,能为自然分娩打下好的基础。

完善的助产士制度让孕妇更愿意自然分娩

在发达国家,平均每万人拥有23位助产士,而在我国,每万人仅拥有4名助产士。这一数字,仅相当于美英的1/20,柬埔寨的1/8。在美国,助产士被称为“履行顺产的保护神”,助产士承担了大部分的孕产妇诊疗工作。而在我国,只有临产的时候,产妇才和助产士打交道。由于地位较低、工资微薄、社会认可度不高,我国助产士逐渐边缘化,助产士缺失严重。

而在很多国家,经过注册助产士可以开办助产中心,对孕妇从怀孕开始进行全程追踪监测,成为孕妇的朋友。除了关注孕妇的健康,助产士还给她们人文关怀和心理支持,帮助她们勇敢地进行自然生产。这就是为什么增加助产士的数量能够降低剖宫产率。

结束语:降低高剖宫产率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发达的孕妇健康教育,改进助产士制度,以及广泛普及分娩镇痛方法。仅仅依靠提倡医德和呼吁孕妇改变认识,远远不能改变现状。